6资料库
首页 -> 资料库 -> 正文
日本国家认知传播现象分析
时间:2016-01-24   点击量:140

 张伟雄,日本札幌大学文化学系教授,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博士。主要研究跨文化交流,翻译论等。

 摘要:政权主导的传播途径,以高姿态出现,以忧国忧民为幌子。其御用智囊团威者的身份出,而又打扮成者,充分利用政治修辞为传播提供策略;其话语自身点充矛盾,却用“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手法攻击对方,以求实现其利益集的目的。是日本近期盛行的一种国家话语的修辞法其认知传播效果一直持续保持高位。与此同在日本有不少有之士则从“民间话语”的角度,以上国家话语”的非合理性,性加以揭示。这种民间话语的传播也是极有声势的,但是其认知传播效果却相对处于低位。本文试图铺陈以上的两种话语现象,指出“民间话语”的虽具有合理性,然而其认知传播的相对一直处于低位的内在原因。进而探讨近代以来日本的“国家话语”认知传播与传统的日本“岛屿抒情”式认知传播之异同,探究当前日本的国家认知传播现象的将来走向。

关键词:话语  修辞  传播  

 

一、引言

以2014年在四川外国语召开的“全国首届认知传播研究高层论坛”为契机,认知传播学正以一种新的研究范式,一种超学科的研究视角展现其研究的魅力。作为这一学科问题意识指向,正如林克勤教授所言:“聚焦于人类社会传播过程中信息与意义的产生加工和认知改造,心智与传播现象各要素的内在关系等,其核心是要揭示传播与人类认知行为之间密不可分的联系”。[1](P26)本这种问题意识指向结合其“超模式”的方法论,无疑可以有效地扩大研究的范围和力度。本文尝试从文化学研究的文本分析修辞学或是谈话分析discourse analysis的角度,对当前日本国家认知传播现象予以考究。

 

二、当今日本政府与民间的话语传播

近年来,日本以执政党为代表的“国家话语”有以下几个代表词语:“价值观外交”“积极的和平主义”“the situation is under control”“top sales”等等。这些话语及其表现特色,都是威者的身份出现,虽自身点充矛盾,却用巧妙的话语修辞手法,掩盖事实真相,极力击或无视不同话语者实现其利益集目的。另一方面,针对以上的“国家话语”为眼前的政治经济利益而采取的狡辩修辞,日本民间也出现了不少以“理性修辞”为基础的话语。

 

1.价值观外交

    价值观外交安倍内阁两次执政的中心外交方针。2006年安倍第一次出任首相的时候,提出了他的外交理念:构建“自由与繁荣之弧”。主张在国际事务上发挥日本的主导性,在国际社会上支援“民主化,法制建设,积极派遣自卫队参加PKO活动,加强包括动漫在内的日本文化宣传。2012年安倍第二次出任首相,继续强化其话语,提出日本为了确保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繁荣,日本要与东盟并肩前进,建立实现普遍价值与经济提携的纽带[2]。

支撑此种“国家话语的理论展开,修辞手法,有以下特色。其一就是把自己定位为先进发达的,民主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国家,可以充分地与其认为是同类的国家进行交流协调;其二就是把自己定位为非欧美国家中的“自由民主法治的先驱者”。因此有资格有能力指导其他“后进”国家[3]。

    对于这样的国家话语,国际社会出现了不少质疑。中国社科院就其问题的所在,一针见血地指出:“日本的‘合华战略并没有国家更经济上的惠,相关国家所得好有限。而且,从实际情况来看,国家的展也离不开中国。目前,在中日之,两面好、左右逢源,取得更多收益可能才是各国的切打算”[4]。

对于这样的“国家话语”,日本国内也有不同的声音,日本外务省原外务审议官田中均指出,其价值观外交是无效的。在国家与国家的关系上,必须要考虑对方的立场。要问了对方的价值观为何才开始决定是否交往,这只会引起反感。认为空想中的共同价值观只会[5]。

同样日本的外交评论家天木直人也指出,在历史观方面,安倍尊崇A级战犯,企图摆脱战后体制,这其实是和自以为价值观一致的美国背道而驰的,所以注定要失败[6]。

 

2.“的和平主

安倍政权在国家安全保障战略方面的国家话语是“的和平主”。其主张作为国家政治经济的主要成员,要从积极的和平主义的立场出发,以此实现日本的安全以及亚太地区的和平与安定。并表示要比过去更积极地行动,将此作为日本国家安全保障的基本理念[7]。

关于此种话语,很多学者指出了其话语偷换概念的欺瞒修辞手法。这是歪曲了积极的和平主义的理念。关于积极的和平主义,挪威的和平学家约翰·格尔腾Johan Galtung)指出:停留在没有战争的状态是消极的和平,而努力创造没有暴力、贫困、歧视的状态为积极的和平[8]。

而安倍政权的在积极的和平主义的旗号下,所推行的是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安保相关法案。安保法由两个部分组成,一是《自卫队法》和《武力攻击事态法》等十部法律修正版综合而成的“和平安全法制完善法”;二是使随时为他国军队提供后方支援成为可能的新法“国际和平支援法”。安倍政权的目的是,将自卫队的海外活动范围扩大至全球。安倍在安保法案成立的记者会见中表示:“必要的法律基础得到了完善。将推进积极的和平主义,为防备万一做到万无一失。”安倍政权在其修辞中使用了“积极,和平”的动听的词汇,用以掩盖其实质性的内容,其实质企图全面改变战后以来日本的安保方针,在国际事务上,不排除以军事介入为手段。

    关于安倍的“积极的和平主义”话语,原日本防卫省官僚,防卫研究所所长,内阁官房副长官补,现国际地政学研究所理事长柳泽协二在其著作《亡国的安保政策安倍政权与“积极的和平主义”的陷阱》中展开了批判。他从其长期从事安全保障事务的专家的角度进行分析,指出安倍政权在历史观方面

浙江省人民政府浙江政务服务网浙江在线中国语言文字网浙江语言文字网语言能力协同创新中心
微信
扫一扫